专访杨澜:担心超级智能统治人类是杞人忧天(图

作者:科技技术

原标题:《人工智能真的来了》:杨澜跨界力作又获殊荣

图片 1

杨澜首部跨界新书探寻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获江苏省优秀科普作品图书类一等奖

8月16日,杨澜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在北京举办首发式。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供图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在京首发,用150个小时采访素材,说明“它是人类反光镜”

近日,第九届江苏省优秀科普作品评选活动圆满结束并公布评选结果。著名媒体人杨澜作品《人工智能真的来了》**荣获图书类优秀科普作品一等奖。《人工智能真的来了》2017年发行以来,多次登上图书畅销排行榜,谈及这本书的创作初衷,杨澜表示,她既非科技大咖,也非商业巨子,但是可以从亲身体验的角度,告诉大众一个“接地气”“有温度”**的人工智能。

北京8月18日电“我希望人工智能的出现,能替代掉一些繁琐的重复性脑力劳动,让每个人能更全面的发展。”近日,著名媒体人杨澜在北京接受(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专访,分享了自己完成“人工智能之旅”后的感受。她认为,担心“超级智能”会统治人类、将人类变成机器的宠物等想法,有些过于悲观,“这还属于科幻类的”。

昨日下午,著名媒体人杨澜的第一部跨界书籍《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及同名电子书,在京举行盛大首发式。作为国内首位全方位探寻人工智能的媒体人,她带领团队历时一年,跨越20多个城市,采访80多位顶尖行业专家,制作出《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同时,书写下一个文科生的人工智能探寻之旅。杨澜说:“这本书的文字基于我们近150个小时的采访素材,这其中有人的故事,有历史的故事,也有小的知识点。”对于这次旅程,她有感而发:“人工智能是一面反光镜,照见人类的智慧与善恶,比如想象力、创造力、同理心和爱。”

图片 2

2016年,杨澜带领团队历时一年,走访美国、英国、日本、中国等国家的二十多座城市,探访了世界顶尖的30多所科研机构和实验室,并采访到数十位科学家,制作出《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在上述过程中,杨澜对人工智能有了更深入的体悟和看法,并记录在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之中。

现状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是杨澜第一部跨界作品,杨澜作为中国首位全方位探寻人工智能的媒体人,在2016年,带领团队历时一年,走访美国、英国、日本、中国等国家的二十多座城市,采访了三十多个顶尖实验室及研究机构的八十多位行业专家,制作出《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在剪辑纪录片的过程中,杨澜回味和沉浸其中,用媒体人的人文视角、独特的亲身体验以及细腻的情感,通过文字,全面记录了那些改变世界的人和事,书写了一段充满惊奇与惊喜、温暖与温度、哲思与展望的,一个文科生的人工智能探寻之旅。

“那是一个说走就走的旅程,起源于我的好奇心,想看看自己多久会失业。”绕着大半个地球跑了一圈之后,杨澜得到了答案,“机器和人并不是谁要替代谁,更可能出现的是人机共存、协作甚至共生的状态”。

“人工智能就在身边”

图片 3

图片 4

“纪录片《探寻人工智能》和图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就像双胞胎,但是它的父母有点多,有很大的亲友团。”首发式现场,杨澜笑着请出幕后团队,纪录片总制片人李志新、总导演刘宏宇等主创一起分享这趟“非凡之旅”。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以图文并茂的呈现方式,让我们直观看到人工智能的最新发展动态,也让人感概人工智能背后科学家的热爱、奉献与执着追求。贯穿其中的“杨澜式”访谈记录,均能挖掘到让人感动或新奇的点,科学前沿一线科学家们的实践感想,那些名人甚至科学狂人背后的故事,将人工智能朝更细致、更人性化的角度多方探索,为普通大众打开了一扇认识人工智能的科普大门,让更多的人有兴趣了解人工智能。据悉,纪录片《探寻人工智能》第二季已经在拍摄当中,期待人工智能领域能给我带来更多惊喜。

8月16日,杨澜在其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首发式现场。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供图

李志新透露,从2015年底就开始筹划人工智能项目。“有很多朋友对人工智能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好莱坞科幻电影大片。作为媒体人,我们觉得有义务有责任让大家了解人工智能,看似有点遥不可及,其实已经在我们身边。”他印象最深的是,在英国采访了一位视力有障碍的父亲,他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又重新看到了最心爱女儿的面容,“人工智能让我们感受到科技的温度。”

AI改变世界,谁来改变AI?我们创造了人工智能,在它们的身上看到了我们自己的希望、想象和恐惧,以及我们与这个世界相处的另一种可能性,但更让我们发现了人类智能的种种奇妙之处。

至于人工智能和人的区别,杨澜说了两个词,“梦想”和“爱”,“人类有梦想,有爱,这很难变成简单的公式输入到机器中,也许机器能学会爱的表达,但真正体会爱可并不容易。”

此外,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李开复、著名科幻文学作家郝景芳也前来助阵。杨澜透露,李开复是节目的主要顾问之一。“他在业界有非常资深的人脉和非常好的口碑,其中有若干非常重要的科学家,还是开复老师亲自帮我们写的推荐信。”谈到人工智能对现代生活的影响,李开复举例说:“你打开手机上面每个APP,几乎都是人工智能。”

好奇地、笨拙地,我走过了人工智能探寻之旅的第一程。未来的最佳打开方式是学习。人工智能不正是一场学习的革命吗?

“如果是播报新闻要求一个字都不能错,人工智能比我们播报更准确。一些高度重复性的报道工作,比如财经报道股市报道,可以用人工智能完成写作。”杨澜半开玩笑地用自己的工作举例,“如果比套路,我们估计胜不了人工智能。但那种深度分析、一对一的深入交谈,需要很多知识储备、好的临场发挥……这是很难被取代的”。

未来

——杨澜

曾经,有人将2016年称为“人工智能元年”,并担忧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是否终将取代人的绝大部分工作,从而造成社会动荡?在与人工智能有了更直接、全面的接触后,杨澜得出了以下结论,“我们还没有理由相信人工智能具有自我意识,所以担心超级智能要统治我们有些过于悲观、杞人忧天了,这还属于科幻类的”。

“取决于我们怎么去做”

智能革命是一场对于人类生存和发展方式的根本性变革。当AI正在不知疲倦地学习人类,我们对于AI的深刻影响是否有足够的认知和重视?杨澜的观察和思考恰当其时。

图片 5

在人工智能前景的讨论中,李开复保守估计,今天人类50%做的重复性工作,比如流水线工人、客服、司机等,都面临被替代的风险。但若因此将人工智能看成灾难,甚至不思进取,并不利于人类社会发展。郝景芳也认为,未来哪种可能都有,取决于我们怎么去做。“如果我们善于利用人工智能给我们带来的便捷,能够有更多时间与家人共处,那就是光明的未来。”

——李彦宏(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书封。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供图

面对人工智能是否能统治人类的“终极命题”,杨澜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人工智能是人类最后一个发明,人类就要毁灭,这样悲观的想法在我这次探寻之后,基本上打消了。在短期之内,这是杞人忧天,不必担心。但是我们的确有一些现实的问题,像达沃斯世界经济年会的创始人斯瓦布先生写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他提到在科技革命和认知革命的时代,究竟谁掌握这样的技术,并且用它做什么是很重要的。我们不应该让这个技术,掌握在极少数的人手中,造成更大收入的不平等,还是希望它能够普惠的,能够为整个人类的创造力赋能。”

杨澜这本书能让更多读者认识了解人工智能技术,支持关注中国人工智能的发展。中国将是机器人的最大市场,将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成为人工智能领域规则的制定者和主导者。在人与机器人共舞的新时代,人类永远是人工智能的领舞者。

作为媒体人,杨澜特别关注人工智能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像盲人眼镜等如何惠及大家的生活。提到人工智能的好处,她说,它能够提升全社会的创造力,让更多的人能够有更完整的生活以及全面的发展,“我希望它的出现能替代掉一些繁琐的重复性脑力劳动,让每个人更全面的发展,也有更多时间享受创造性的工作”。

采写/新京报记者 凌晨

——李德毅(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理事长)

“我对人工智能乐观,是因为在历史上总体来说人来有能力管控科技。”杨澜说,关注人本身、关注人的情感尊严,其实是科技最终的一个方向。

2016年我参与了杨澜团队策划的《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拍摄,从37年前就投身人工智能科研的我,很高兴看到杨女士基于无可救药的好奇心和探寻精神,带着人文历史与社会关怀的角度来解读人工智能。值得钦佩的是,纪录片后杨澜持续这个探寻之旅,将拍摄中深度走访世界顶级人工智能科学家们妙趣横生、充满关爱的故事呈现在这本书当中。推荐给各位读者细读品味。

在《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封面上,写着这样一句话“AI改变世界,谁来改变AI”。杨澜觉得,人工智能会改变每个人的生活,要让它为人类最大的福祉做出贡献,而不只是少数公司盈利的手段,“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努力做到这一点,就是改变了AI”。

——李开复(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

图片 6

精彩选摘

著名媒体人杨澜。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供图

双足机器人勇敢地站起来

“人工智能像一面反光镜,让大家看到人类智慧神奇的部分,也照见了善恶。”杨澜还是会有一些担忧,比如合成语音有可能会被用来诈骗,还有一些假的合成视频等等,“也不能让这项技术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造成更大收入的不平等,还是希望它能够普惠,为整个人类的创造力赋能”。

DARPA机器人挑战赛被称为机器人界的“铁人三项”,举办比赛的宗旨是制造出能在对人类而言危险的地方工作的机器人。双足机器人有其实际意义,尤其是救援机器人,它需要在人类的环境下独立行动,它们也成了DARPA机器人挑战赛的主角。

人工智能时代真的来了,我们应该如何应对?杨澜说,学习是打开未来最好的方式,“我们的知识结构被迅速迭代,未来工作对能力的要求越来越多是跨界、综合性的。今天的大学生要意识到,仅仅知识的学习过不了几年就会过时,掌握学习能力、把学习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已经越来越重要”。

我们在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与人工智能实验室见到了高大威猛的双足机器人,就像是一个个变形金刚,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阿特拉斯——大力士了。

图片 7

来自中国的博士生戴泓楷对做机器人有着很大的热情,DARPA机器人挑战赛就是他的试金场。虽然DARPA挑战赛并没有一定要求使用人形机器人参赛,但小戴觉得,如果我们希望机器人可以具备完全和人类一样的能力的话,那么很有可能我们就需要一个长得像人,智能方面也像人的机器人。

为了适应人类环境的不确定性,组委会故意捉弄参赛的机器人,修改各种参数。决赛中,甚至要求去掉机器人身上的保护绳索。机器人需要完成开车、开门、钻墙、上楼梯等一系列动作,其中最难的一项就是下车。为此,戴泓楷所在的麻省理工学院参赛队进行了反复的测试。

图片 8

小戴跟我回忆说,当时他们对于“下车”这个动作非常有信心,有两个同学当时就在实验室的车上跳上跳下的,他们觉得“下车”这事完全没有问题。结果在他们比赛的第一天,机器人在下车的时候,后背碰到了车座椅的后背,车座椅相当于反推了一把机器人,可怜的机器人直接就从车上摔了下去。看到机器人摔到地上的时候,小戴捶胸顿足,他说:“我觉得以后要是有了孩子,看见自己孩子摔地上的时候,可能就是这种反应吧。”听着眼前这个率真学生的描述,我能想见那种情景,能体会那种心情。

好在机器人哪里跌倒又能在哪里爬起来,它用顽强的意志站了起来,它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上楼梯⋯⋯小戴说,他们给这个机器人赋予了规划的能力。右手摔折了,左手还可以用,于是所有的动作就被这个顽强的机器人换到左手上面去了。

壮士折臂,坚持到比赛最后一刻,完成了大部分任务,最终赢得了观众的喝彩。不以成败论英雄。机器人所具有的可以调整自己左右手的能力,又让它们的行动力往前进了一步。

图片 9

人工智能先驱阿兰•图灵(Alan Turing)曾设想过一个“思想的机器”,这种机器可以拥有电子大脑,以摄像头为眼,以轮为脚,可以在乡间漫步。但他又承认,现在这样的技术条件还不具备,所以还是先专注于无形体的人工智能比较好。的确,走路,对人类来说是本能的一件事,但对机器来说却是很大的挑战。

图灵一定没有想到,一代代人工智能专家和研究人员,甚至年轻的大学生,从未因此放弃过制造机器人的梦想。《2001:太空漫游》中那个神通广大的偏执杀人狂HAL9000终究还是隐藏在计算机里的无形体的系统,HAL9000也一定没有想到,它虽然影响了很多科技控,他们惊叹HAL9000的超能力,却并没有将无形体的智能视为终极目标。尽管现在的机器人迈开双腿还有些艰难,在飞滚的轮子之上还有些迷茫;尽管行动力超强的机器人可能没头脑、没胳膊,甚至看上去像玩具、像一块钢铁,但是这些形态各异的机器人,还是在无数次跌倒之后,坚强地爬了起来。在跌跌撞撞、横冲直撞后,一点点熟悉和适应着人类的规则。它们逐渐走进人类的生活,虽然还处于蹒跚学步的阶段,但可以肯定的是,人机共生的时代已经来临,充满期待和想象。

图片 10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

作者:杨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永利电玩城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永利电玩城